忆奶奶与我的二三事

上周日,当时我起床还没多久,突然接到父母的电话,他们告诉我奶奶走了。我知道奶奶近来身体状况一直不太好,但没想到这么突然。错愕之余,我们立刻开始收拾行李,午饭后就开车回了老家。没能见到奶奶最后一面,一定要好好送奶奶最后一程。

开车行驶在杭甬高速上,奶奶与我的种种回忆便涌上心头。

首先冒出脑海的是一张我出生还没多久和奶奶的一张照片。奶奶抱着我站在老房子旁边的泥路边,开心地笑着。现在三十多年过去了,砖瓦房早就变成了几层的小平房,泥路也变成了水泥路,照片背景的那片绿植,也早已不复存在。但是这个画面,也就是我和奶奶的第一张正式合照,永远刻在了我的脑子里。

然后,我想起了奶奶曾经救过我一命。

当时我应该只有三四岁,还没有很深的的记忆。某个夏天的傍晚,我在院子里玩耍。我家院子里有一口井,我在玩耍过程中一不小心被凸起的井口绊倒,接着就扑通一声掉了进去。

当时大人们都在各自忙碌,一时间没注意到这件事情的发生。奶奶首先注意到了异样,发现我不见了,然后四处找我,最后意识到我掉进了井里。

奶奶二话不说,双脚双手撑着井壁往下爬,快要接触到水面时,手脚合并把我捞了上来,又沿着井壁爬上来。万幸拯救及时,我被捞上来后很快恢复了意识。大人说,我掉下去的时候,应该是撞到了井壁,头都撞出包了,很可能是直接撞晕了,所以才没有什么在水里挣扎的过程。总之,等我恢复意识的时候,周围已全是前来问候的街坊邻里。

有个奇怪的地方是,每当我回想这件事情时,我都是以第三人称视角在看自己的,不知道是灵魂出窍了,又或是我其实没有对小时候的印象,以至于这个是长大以后根据大人的描述才形成的记忆。总之,奶奶救了我一命,不然今天也不会有这篇文章了。

还有一个小插曲是,大人说我后来吵着要把井给填了。但是在农村还没有普及自来水的时候,井是很重要的,怎么能说填就填呢。最后,大人给这口井量身定制了一个金属井盖:可以防止小孩掉进去,但是不影响雨水给井里补水。

奶奶对我很好,很明显的一点是,我喜欢吃什么,她就一个劲的买给我吃。比如,我喜欢吃虾。小学的时候,在小镇里读书,还没什么感觉。后来开始读中学,我去了寄宿学校,几周才会回一次家,每次回家奶奶都给我买虾给我吃。

然而这个故事并不是我喜欢吃,奶奶买给我吃,然后大家其乐融融那么简单。中学时我开始叛逆,已经有自己的想法了。当时我很挑剔,不想天天吃虾,因为我觉得再好吃的东西连续吃两天也会吃腻。我就和奶奶说你要换个菜做给我,我不想天天吃。但是等到第二天午餐,又是一盘大虾摆在那里,我就赌气说不想吃。奶奶也不知道我到底想吃什么,第三天、第四天还是一顿一顿的买虾给我吃。

就这样,每次从学校回到家,我从刚开始吃虾的满足感,到吃太多虾感到厌倦,如此反复,练就了一番吃虾的好本领。现在每当我吃虾时,我都会想起曾经因为吃虾和奶奶赌过气。现在回想不免有些好笑,是我真的太挑剔了,又没有明确的要求,奶奶不让我自己去买已经对我很好了。其实大人们表达爱的方式很简单,他们觉得你喜欢什么,就满足你什么。这算是一种幸福的烦恼。

奶奶是一个非常热情好客的人,会烧一桌好菜,常常给邻里帮忙,也会自己下地种菜,从来没有闲下来的时候。在我从小到大的印象里,她一直比我这个孙子辈的人都要精力充沛,从来不会觉得累。

三年前,因为老家重新装修,奶奶也直接参与一线帮忙,从来没有进过医院的她,第一次因为劳累过度住进了医院。当时我去医院看她,第一次看到如此消瘦的奶奶,很震惊。她看到我来了,很高兴地起身,然后边用手握着自己的手腕边说:「你看我的手腕都瘦了一圈。」当时我很难过,她真是不辞辛苦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;我也是第一次觉得,奶奶真的老了,毕竟已经八十多了。

疫情后期因为各种管控措施,出行不易,回老家的频次也比以前低了。奶奶在一年前又因为身体原因进了医院,受限于管控措施和进出不方便,妈妈作为唯一可以陪护的亲属,也直接住进了医院睡在奶奶旁边,一边照顾一边陪同了大半个月。我当时只能通过视频电话,看着奶奶变得更加苍老。

当时我很焦虑,一方面是担忧奶奶的身体状态,另一方面也看到妈妈陪护得也很辛苦,而我却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在另一个城市远程关注。后来奶奶出院了,虽然暂时没有什么大碍了,但是很明显又消瘦了一圈,人也没有像以前一样灵活了。

去年年底疫情放开后不久,我也感染了病毒。我在杭州发烧时,又陷入了对家人状况特别是奶奶的担忧中,所幸家人都平安度过,奶奶也没有大碍,我心里的一颗石头也放下了。但是奶奶的整体状况并没有因此变好,今年每次回家,都看到奶奶的反应越来越迟缓…

上次见奶奶是一个多月前,回杭州前,我给奶奶喂了早餐,是酸奶拌了点糖,我一边喂一边很难过,以前的奶奶是很会讲话的,而现在的奶奶见到我只会说「你回来了」。我意识到我熟悉的奶奶已经离我越来越远了,直到上个周末,我真的见不到她了…

幸好她的子孙后代很好地给她送了最后一程:过去几天,各路亲朋好友齐聚,鲜花花圈满堂,治丧仪式隆重,连奶奶生前参与养大的小狗阿黄,在这个过程当中,也一直陪在奶奶身边。我们几次想拉它离开,它都不愿意。爸爸说,奶奶最后几天,阿黄总是去舔奶奶的手,像是知道接下去将要发生的事情。

奶奶走了,我再也见不到她了。我会想念那个我叛逆时期和拌嘴的奶奶,我会想念那个会做了一桌菜后会和我说这个虾多少钱、那个蟹多少钱的奶奶,我会想念那个邻里有什么需要都会主动第一时间去帮忙的奶奶…

我没办法再给奶奶当面表达我的感情了,但我会好好去爱我的家人,爱我身边的人,常常回忆奶奶和我发生的各种事情。

奶奶一路走好!

忆奶奶与我的二三事.jpeg

欢迎使用图拉鼎和他的团队开发的作品

效率控 - 聚合众多实用小工具

装机必备的高颜值工具箱,拥有超过 18 款工具,完成日常各类任务。支持 iPhone、iPad 和 macOS。

10 Comments

Yiming

节哀。我奶奶两周前也突然去世了。

节哀。

文章写得情真意切,很是感动,也让我怀念了一下自己的奶奶、外公外婆。祝他们在另一个世界一切都好~

gongshore

节哀。

jiaji

阿弥陀佛🙏

节哀,随着年纪渐长,长辈们离我们而去只是时间问题了,珍惜眼前的亲人吧。

前两天是我奶奶生日,我奶奶去世 7 年了 🙏

Leave a Comment